<track id="5zpi3"><div id="5zpi3"></div></track>

    <progress id="5zpi3"><nobr id="5zpi3"><address id="5zpi3"></address></nobr></progress>

  1. <track id="5zpi3"><span id="5zpi3"></span></track>

    養豬網首頁行情 - 財經 - 豬價 - 人才 - 招聘 - 求職 - 社區 - 協會 - 電子雜志 - 科技 - 豬病 - 商城 - 視頻 - 訪談 - 人物 - 專題 - 圖庫 - 博覽會 - 獸藥GSP - 新聞
      健康,一切皆有可能——樊福好談健康評價體系
      日期:2011-08-29 10:30  編輯: admin  來源: 豬業經理人  查看: 我有話說
      核心提示:當頗受爭議的健康評價體系逐漸被接受和認可,并且圍繞該體系舉辦的健康養豬技術比賽得到越來越多的參與者時,本刊特別專訪了健康評價體系的創始人——廣東省養豬行業協會秘書長樊福好博士。

          當頗受爭議的健康評價體系逐漸被接受和認可,并且圍繞該體系舉辦的健康養豬技術比賽得到越來越多的參與者時,本刊特別專訪了健康評價體系的創始人——廣東省養豬行業協會秘書長樊福好博士。

        健康,一切皆有可能

        ——專訪樊福好博士

        《豬業經理人》記者:李秀華


         廣東省養豬行業協會秘書長樊福好博士 

          豬群中毒現象依然嚴重

          《豬業經理人》:第三屆健康養豬技術比賽已經結束,與前兩屆比賽相比,有什么新的情況出現?

          樊福好:在第一屆健康比賽時有20%的豬群出現營養不良,而今年的營養問題比往屆好了很多,說明飼料的營養更平衡了,但豬群中毒現象依然相當嚴重。

          《豬業經理人》:如何評價豬只存在中毒現象?獲得前三等獎的豬場又有什么共同的特點呢?

          樊福好:在醫學中,中毒的評價方法有很多種。健康比賽活動不是評價飼料里有沒有毒素,而是評價機體的狀態有沒有出現中毒。我們轉變了思路,以前是找原因,現在是看結果、看機體的狀態。所以我們把豬分成幾種狀態:健康、亞健康、病態。不要理會這頭豬有什么細菌、病毒,只看機體發生了什么變化。任何事物都存在矛盾的兩個方面,我們要學會從另一方面找原因。

          比如,今年發生的豬群腹瀉問題,到目前為止,業內還沒找到腹瀉的真正原因,有人說是流行性腹瀉、有人說傳染性胃腸炎。因為正常豬的機體內也能分離出這兩種病毒,那么是否真正由它所引起的呢?目前還缺乏跟蹤性研究,甚至有人說是新病毒。因此我們就倒過來查問題,看機體處于什么狀態。我們發現,腹瀉的豬中毒狀態都比較嚴重,如果小豬腹瀉去查母豬,母豬中毒狀態也很嚴重。所以就發現了這樣一種現象,小豬生下來第一天、第二天沒有問題,吃奶2天后就開始腹瀉,一旦早期斷奶,腹瀉就停止了,還發現喂人工乳的豬也不出現腹瀉問題。那么,我們是否可以推測母豬奶水有毒。那么毒源到底在哪里?可能是飼料,也可能是重金屬或抗生素,甚至有可能是轉基因玉米的問題。這雖然只是我們的推測,但中毒狀態的確存在,如果不解決,就會陷入一系惡性循環的過程:中毒-免疫抑制-感染-炎癥-敗血-豬出現問題。

          今年獲獎的前三名,第一名是福建永誠種豬場,是國家核心育種場,豬群的健康狀況要好一些;第二名是廣東湛江水產大學的實驗豬場,是種草養豬,母豬是吃草的,因此它整個胃腸道的排毒功能非常好,我們檢測豬群的血液時,其健康指數非常高;第三名是廣東省開平市沙塘良種豬場,歷屆名次都比較高,當下流行的很多觀點如藥物保健方案等他們基本不采用,他們嚴格控制疫苗、藥物的使用,注重飼料品質。因此,這些場獲獎絕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有各自的特點。

          另外,我們還發現,46家獲獎豬場所用的飼料(預混料)基本集中來自于一些名氣大的飼料廠,這個現象也值得廣大養豬技術人員關注。

          《豬業經理人》:機體的中毒狀態令豬群出現異常情況,除了飼料因素外,是否還存在其他因素?

          樊福好:歸根結底還是飼料原料、飼養方式、飼料添加物的控制。由于臺灣的塑化劑事件,食品添加劑已經引起了人們的高度重視,但畜禽飼料里的添加物還未引起重視。我一直在呼吁行業反思,飼料里到底應不應該添加這些物質。目前評價飼料好壞的唯一標準就是生長速度,沒有考慮食品安全、畜禽健康,以及行業可持續發展的問題。我們搞健康評價,就是想從另外一個角度提供一個新的評價工具。今年的種豬拍賣會,我們不僅公布種豬的生長性能,而且附上它的健康性能,雖然讓行業接受這個標準還需要比較長的一段時間。

          以血為伴,探討健康秘密

          《豬業經理人》:有人一直在質疑您提出的健康評價體系的科學性、可行性。那么,您提出健康評價的依據又是什么呢?

          樊福好:我們曾經委托查新機構查過國外的資料,沒有關于通過血液學進行健康評價的文獻,在國內查到的6篇文獻卻都是我寫的。因此,新東西出來以后很多人會懷疑是正常的。這次健康養豬比賽,共有300多家豬場參賽,獲獎的只有46家。有的豬場專挑病豬來參賽,目的就想看看自己豬場到底有什么問題?梢,豬場對這種評價方法還是認可的。

          其實,機體有一套自檢系統,就是血液。當機體內部發生變化,血液立即就會反映出來,所以我們選擇血液作為健康評價的標準的原因就在于此。血液中不斷循環的紅細胞、白細胞,就象一個國家的軍隊一樣,不停地在晝夜巡邏,機體有任何異常,血液都有反映,如白細胞升高、血小板增加或減少、血紅蛋白的升高或降低,變化很快。我們選擇血液的原因就在此,查看機體中同健康相關的這些“小機器”發生了什么變化。很有意思!

          以前我也做過克隆、基因檢測方面的探索,但覺得這些純粹是研究上的意義大一些,不太切合實際。我也做過用染色的方法來進行血細胞的分類研究,但準確性較差,這種研究完全是從形態學的角度進行分類,沒有從功能性的角度進行分類,而且是一種在醫療、研究手段比較落后的情況下提出的分類方法。偶然的機會,我們發現血液中隱藏有健康的秘密,我們的健康評價體系是基于新的分類假設來建立模型,因此我們的下一步重點研究方向將是血液學。

          《豬業經理人》:在一片質疑與議論中是什么在支撐著您繼續研究下去?

          樊福好:一進入實驗室的大門您可以看到墻上幾個大字“健康,一切皆有可能”,生命太珍貴,健康太重要,沒有健康,即使財富再多也沒用。我最大的夢想是解決人類健康問題!如果人人能做健康評價,能時時刻刻知道自己的健康狀態,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那就太好了。

          我們與廣州醫學院合作進行的人體健康狀態量化評價研究已經接近尾聲,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健康,該如何評價?

          《豬業經理人》:在一個豬群里,當病毒、細菌與豬群和平相處,不影響豬群的生產性能表現,是否也處于健康狀況?

          樊:對!尤其是藍耳病病毒。按照過去的傳染病理論,當豬處于感染狀態時,是有病的、不健康的。但是,我們用健康評價的方法發現,這個豬是健康的。就象人的肝炎,肝炎病毒攜帶者卻是健康的。一個人身上不可能沒有細菌、病毒,豬也是一樣,只要它們能和平共處,它就是健康的。但是,如果機體處于亞健康狀態時就存在轉化的問題,有可能轉到健康,有可能轉到病態,那么需要其他一些因素的互作。如果它體質好,有可能慢慢恢復到健康,如果體質差,可能轉為病態,而出現了這兩種極端。

          《豬業經理人》:那么,把健康評價的概念運用到種豬上,會更狹隘還是更寬廣一些呢?

          樊福好:比如說種豬不能處于偽狂犬病毒攜帶狀態。按照我們這種方法,血液監測不到病毒的狀態就表現為健康。我們沒有做過試驗,在處于偽狂犬病毒攜帶狀態時豬只健康狀況又是如何,按照對藍耳病跟蹤調查情況來看,如果豬群與病毒處于和平共處狀態,它也是健康的。但如果要凈化一種病,還需要多種方法、多種措施相結合,健康評價只是一個評價工具。我們過去太重視病原,沒有重視機體,這是一對矛盾的兩方面,F在把機體與病原相結合,所以健康評價并不排斥以前的那些方法。

          如果每頭種豬在出售前都有一個健康指數,或者我們能夠了解種豬一生健康指數的變化規律,我們的養豬業將會呈現另外一種局面,種豬健康有了保障,人類的食品安全也有了新的保證。

          《豬業經理人》:樊博士,您總在業界議論紛紛時站出來說明自己的觀點,且與當下流行的觀點相悖,如藍耳病的免疫、藥物保健等。逆主流而行可能會得罪不少人,有壓力嗎?
        樊福好:肯定會得罪人,但是他們也會慢慢理解的。因為我不是從個人喜好來講一些話,沒有親自驗證過的產品也不會說它有用。當初我是對藍耳病的免疫講了很多,尤其是滅活苗,而且我對這個疫苗批評得業比較多,包括對行業、政府管理部門的批評,還被上級領導找去多次談話。但最后實踐證明,這個疫苗確實不行。

          很早我就在媒體上呼吁,養殖業中最大的誤區就是藥物保健,F在很多養豬人也意識到,藥物保健只能解決一時的問題,不能解決一世的問題。我們行業人應該更多地從長遠的角度來考慮一件事,而不是從眼前。從眼前來看可能很好,包括高床飼養、早期斷奶,其實這些都是現代化養豬的特質,但把這些特質放到長遠來看,這種做法是有問題的,甚至包括空氣過濾,長遠來說,這些特質對行業來說應該是場災難。

          《豬業經理人》:為什么?

          樊福好:因為豬更加易感。就象人一樣,如果處于一個高度潔凈、與大自然完全隔絕的狀態,一旦回到大自然將不再適應。因此西方養豬國家的某些觀點還是要注意選擇性地吸收。

          《豬業經理人》:我們現在一些養豬人也在思考,我們到底應該培養什么樣的種豬給我們的客戶,是高度清潔還是高度健康?

          樊福好:前幾年,大家對這個問題很困惑。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答案越來越清晰了,怎樣才是好的種豬?應該是那些能夠適應環境的豬。其實也符合達爾文的觀點,適應環境的物種才是最強的物種?蛻舾杏X到好養,他認為是好豬,而不是這個豬很干凈;如果買回來后總是生病,反而不是好豬。所以,有的種豬場采取了比較開放、粗放式的飼養方式,而非完全封閉、隔離、高度消毒,F在這個答案已經很明朗了:適應環境才是硬道理!

          《豬業經理人》:降低病原濃度可以減少疾病發生的機率,消毒、通風的原理就在此。但是 ,為何您會反對過度消毒?

          樊福好:這是一個平衡問題。環境中有適量的微生物對豬的健康是有好處的,但是完全的趕盡殺絕對豬的免疫系統功能的形成、抵抗力的形成是有害處的。我們用健康評價的方法做過一個試驗,豬在前半生如果經常受到微生物的侵擾時,它的健康指數也就100多一點,但是它的后期生長速度會非?;如果在前期保持它的充分生長,也沒有細菌、病毒的感染,它的生長速度肯定會很快,但是一旦后期接觸環境,受到不同微生物干擾時,它的生長速度會降下來,甚至會發生中大豬死亡這種情況。所以關鍵還是一個平衡問題。環境中必須預留一些微生物給予它一定的刺激,F在的消毒,都是一種趕盡殺絕的方式。我一直在講“清潔比消毒更重要”,其含義就是“清潔”是降低微生物的數量而不是滅絕,但消毒是滅絕。因此我強調清潔與消毒的區別,清潔工作一定要做,但正常情況下消毒工作不一定要做。

          《豬業經理人》:也就是說我們不一定要采取激烈的手段,如火焰消毒、熏蒸消毒。

          樊福好:雞可以,因為它的生命周期很短,42天就出欄,而豬不行,它的生命周期太長,人也不行。養豬業不能采取養雞那種方式,天天熏蒸消毒、火焰消毒、完全封閉。如果是種豬更不能如此,賣出去的豬不好飼養,更容易感染。

          養豬人要自律

          《豬業經理人》:當前養豬的基本疫病問題是什么?

          樊福好:從檢測的情況來看,還是藍耳病病毒感染的比率較高。但我們并不排除流感病毒起的作用。其實,我想流感也是豬群中一個重要的問題,但是沒有更多的人去研究它、重視它,現在很多豬場一旦發病,就出現流鼻涕、發燒和喘氣癥狀,一個星期以后這些癥狀就消失了。這是典型的感冒。這種情況往往與風雨多發生的季節相關,我曾經戲稱之為“風雨綜合征”。

          2005-2011年我們對來自全國的10多萬個血液樣本進行檢測,發現中國豬群偽狂犬的野毒感染率還能達到百分之九點多,說明在中國凈化這個病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且這兩年偽狂犬感染率有所抬頭。目前還沒有辦法較好地控制藍耳病,更沒有成熟的技術做凈化。豬瘟抗體陽性率能達到85%~88%,應該說這個病的免疫還是非常理想的。有些豬場一剖檢有出血點,就說發生了豬瘟,我是不同意的。豬群能達到如此高的抗體水平,大規模暴發的可能性并不大。癥狀出現并不代表就是那種病,因為很多病都有共同的癥狀。這兩年,細菌病的認識程度被削弱了,但他們所起的作用還是比較大的;病毒病反而不如文獻中所講的那么嚴重,除了口蹄疫。

          所以,反過來證明,許多豬病還是管理問題!而管理中最重要的是飼養問題,飼養中最大的問題是飼料問題,飼料中最大的問題是添加物以及添加標準的問題。

          《豬業經理人》:所以在瘦肉精事件發生后,我們看到您在媒體上大聲疾呼“養豬人需要自我揭短!”,再一次自曝行業潛規則。為什么?

          樊福好:瘦肉精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只是看到了這個問題,卻沒看到還有更多的問題。一個行業要正常發展、良性發展,就必須要自律,要自我揭短,包括抗生素的濫用、消毒藥的濫用、飼料中重屬過量添加的問題,這些問題不解決,遲早會發生食品安全危機。雙匯瘦肉精事件發生后,沒人再去買雙匯的肉或火腿腸。如果我們任由抗生素、重金屬濫用,養豬人不吃自己養的豬,食品安全不能保證,那時,整個行業被消費者所拋棄,將是行業的末日。

          我衷心希望政府管理部門的人員樹立科學發展觀,多學習一點實用技術,不要想當然;更不要以“維持穩定”為借口,講假話,甚至隱瞞疫情;我也希望行業內的人員從行業自身的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出發,不要急功近利,眼光放遠一些。只有這樣,養豬業才有希望。

          樊福好,男,博士,安徽合肥人,周文王之后,西漢開國元勛、舞陽侯樊噲第70代孫,農業推廣研究員,國家職業技能鑒定高級考評員,廣東省動物疫情應急專家,曾任廣東省養豬行業協會技術部主任,現任廣東省養豬行業協會秘書長,農業部種豬質量監督檢驗測試中心(廣州)質量負責人,兼檢測室主任,提出“病原譜學”,“繼承免疫學”,“群體免疫學”,“病原生態學”,發現了“生命優先機制”并提出“生命優先醫學”等理論;提出“免疫指數”,“健康指數”,“逆境飼養”,流行病學之“爆發指數與傳播指數”等概念及進行數學建模;研制了基因檢測的2know技術和血液學檢測技術,提高了基因檢測以及抗原、抗體檢測和病原檢測的靈敏性和特異性,并對生命體征的有序度給出了新的衡量標準……

          樊福好是全球最早指出豬流感命名不準確的專家之一,建議命名為H1N1。樊福好用實驗證明哺乳動物的血漿和血清呈無色狀態,而非淡黃色;發明的實驗室檢測技術證明了“器官指數”的學術性危害;發現了血液成分與機體健康的直接關系,建立了狗、貓、鼠、豬、牛等動物和人的健康評價數學模型,該模型將對“健康”概念給出更加清晰的描述。

        看最新生豬行情 隨時隨地看養豬新聞 上手機版廣東養豬網 wap.gdswine.com
        頂一下
        (16)
        100%
        踩一下
        (0)
        0%
            查看所有評論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face6 face4 face3 face5 face2 face1 face7
            驗證碼:  點擊更換驗證圖片

              推薦專家


            • 章亭洲
            • 章亭洲,浙江科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 。1965年11月出生,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博士,長期從事微生物發酵與生物工程方面的研究!2005年

            • 譙仕彥
            •   中國農業大學動物科技學院動物營養系副主任 教授 博士生導師   農業部飼料工業中心副主任、國家飼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   國家杰出

              點擊排行

            无遮挡又色又刺激的女人视频
              <track id="5zpi3"><div id="5zpi3"></div></track>

              <progress id="5zpi3"><nobr id="5zpi3"><address id="5zpi3"></address></nobr></progress>

            1. <track id="5zpi3"><span id="5zpi3"></span></track>